英国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的指导理念探析

同样,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的影响也早已渗透到英国的教师教育领域。各种非传统职前教师教育模式的启动,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大学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在职前教师教育中的主导权;教师行业自治机构的设置则预示着国家权力的逐步下放,这些都受新自由主义的影响。国家级教师教育管理机构的设立,在一定程度上为新保守主义在教师教育中的推进提供了组织保障。国家测试与国家课程的实施,是新保守主义在教师教育中的直接抓手。对国家教师专业标准的膜拜使政府对教师教育的控制进一步加强。

首先,1992年英国政府成立了教育标准办公室(Office for Standards in
Education),进一步加强职前教师教育管理。教育标准办公室依据政府制定的标准来对教师教育尤其是职前教师教育进行督导和视察,具体负责督导工作的人员主要来自教育标准办公室下设的师资教育与培训团队。在督导过程中,如果发现教师教育机构所开展职前教师教育达不到政府设定的标准,就要求减少招生规模甚至取消职前教师教育培训资格。[23]自1994年克里斯·伍德赫德(Chris
Woodhead)担任总督学一职以来,教育标准办公室对职前教师教育的督导愈发严格与规范。首先,定期督导,每四五年一次。其次,颁布第一份督导框架——《中等职前教师教育督导工作文件》(Working
Papers for Inspection of Secondary Initial Teacher
Education),旨在为特殊培训课程的质量提供全面评估。最后,更多采用定量测量方法,以更准确地鉴别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与此同时,教育标准办公室与教师培训署于1996年11月联合发布了《职前教师教育质量评价框架》(Framework
for the Assessment of Quality and
Standards),进一步控制职前教师教育。[24]

二、新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指导下的英国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历史的视角

新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

随着撒切尔在英国掌权,新自由主义运动正式拉开帷幕。[9]在随后各届政府执政过程中,新自由主义仍大行其道。[10]在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不断扩大的过程中,新保守主义对英国的影响同样不可小觑。两者的共同作用构成了英国近些年政治意识形态的主旋律。

在保守党执政的近二十年里,尽管在政治上称为保守党,但在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领域,他们所采取的措施并非完全“保守”——奉行国家控制。相反,保守党政府在加强国家管控的同时,也在给职前教师教育松绑——初步开放职前教师教育市场,并依靠市场力量控制质量。

1.设置国家级教师教育管理机构,从外部对职前教师教育质量进行管控

[中图分类号]G451/5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46901-0104-11

2.成立教育标准办公室,加强职前教师教育督导

在过去近四十年里,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对英国教育产生了重大影响。英国的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同样也受这两种思潮的影响:保守党和联合政府执政期间,新保守主义略占上风;工党执政期间,新自由主义则相对强势。在英国的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领域,由于执政理念的差异,尽管各届政府都试图在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之间寻求平衡点,但并未如愿。

与此同时,在新保守主义的影响下,英国教育开始了更多的国家干预,力图控制国家的教育。[15]英国近几届政府所颁布的教育政策无不流露出新保守主义的痕迹。1988年颁布的国家课程规定了英格兰和威尔士近70%的公立学校的核心课程及其时间分配。[16]工党执政期间,英国政府对教育督导愈发重视,调整了督导框架,使督导标准更加具体与明确。这样一来,英国教育督导的政治化色彩日趋浓烈。[17]联合政府对国家课程的改革,其焦点在于确保学生掌握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知识和理解。[18]

关 键 词:职前教师教育 质量保障 新自由主义 新保守主义

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源于18世纪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自由主义经济思想。该思想在当代的主要继承者为奥地利经济学家弗德里奇·海耶克(Friedrich
Hayek),其核心思想为:自由市场优于全面就业、福利国家和收入的再分配;市场机制优于计划体制;市场不需要干预,它会自动调节。与此同时,海耶克也认为,最低限度的国家控制有必要,但国家干预越少越好,集体主义福利国家的诸多内容必须放弃。[2]20世纪70年代的中东石油危机给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以重创,经济的持续衰退使得西方诸多福利社会难以为继,这些国际背景为新自由主义的复兴铺平了道路。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开始风靡全球并逐渐取得话语霸权。新自由主义不仅是一种理论,它的诸多思想也被很多国家采用,对世界经济与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3]新自由主义虽然流派众多,但它们所坚持的基本观点大体一致,概括起来,新自由主义的主要经济和政治观点有:主张私有制,反对公有制;推崇市场原教旨主义,维持市场竞争;否定国家干预,敌视社会主义制度;宣扬有限政府,反对国家福利制度。[4]在新自由主义盛行的同时,其弊端也日渐显露。例如,对于市场的无上崇拜导致市场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难以控制。

新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影响下的英国教师教育

保守党时期(1979-1997年):新保守主义大展身手,新自由主义崭露头角

这一时期,保守党政府通过设立一系列国家机构,逐渐加强对职前教师教育质量的控制。首先,1984年4月教师教育认证理事会(Council
for the Accreditation of Teacher
Education)正式成立,旨在就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职前教师教育项目的批准给教育与科学国务大臣提供建议。在随后的运作过程中,教师教育认证理事会发挥作用的覆盖范围逐步扩大,不仅涉及认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职前教师教育课程,更关注职前教师教育的培训内容与质量。[19]教师教育认证理事会对职前教师教育内容的控制随着英国政府1984年第三号通讯的颁布进一步加强。该通讯规定了师范生要获得合格教师资格(Qualified-teacher
Status)所学习的课程应达到的标准;只有达标,才能获得教师教育认证理事会的专业认可。[20]其次,随着英国《1994年教育法》(1994
Education Bill)的出台,教师培训署(Teacher Training
Agency)于1994年9月得以正式成立。该机构接管了教师教育认证理事会的大部分职能,同时也被赋予三项关键职责:教师招聘与供应、资助英格兰教师教育和认证教师教育课程。在具体运作过程中,教师培训署将培训资金与培训质量联系起来,并加强了对课程结构和内容的控制。教师培训署也被认为在英国的教师教育体系中担任着“‘质量’标准制定者和监督者的双重角色”。[21]因此,从这种意义上讲,教师培训署的成立使得教育大臣对师资培育的控制更为严格。[22]

作者简介:朱剑,浙江师范大学田家炳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教育学博士。浙江
金华 321004

在新自由主义理念的指导下,英国教育强调品质、追求多样化、倡导家长选择、鼓励学校自主、重视绩效责任和逐渐放权等。[11]过去三四十年里,英国开展的诸多教育改革与新自由主义息息相关。撒彻尔政府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台了一系列法案,如《1988年教育改革法案》(The
Education Reform Act of
1988)等,旨在提升父母的教育选择权、赋予学校更多权力。[12]随后的工党政府所实施的“教育行动区”方案(Education
Action
Zone)则标志着英国公共教育在打破政府垄断、尝试私营化方面走出了极其重要的一步。[13]在2010-2015年联合政府执政期间,教育中市场的作用再次被强调。在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联合政府将教育视为促进经济发展和提升国家竞争力的不二选择。[14]

一、英国教师教育中的新自由主义与新保守主义

内容提要:在过去近四十年里,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对英国教育产生了重大影响。英国的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同样也受这两种思潮的影响:保守党和联合政府执政期间,新保守主义略占上风;工党执政期间,新自由主义则相对强势。在英国的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领域,由于执政理念的差异,尽管各届政府都试图在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之间寻求平衡点,但并未如愿。

纵览过去近四十年的英国职前教师教育质保措施,可以发现,它们的兴衰沉浮与政治密切相关。基于此,本部分以执政党的变化来探究英国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背后所蕴含的指导理念。

教师之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个国家的教育质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教师质量,而教师质量的高低往往与职前教师教育密切相关。基于此,当今各国都深谙此道,作为发达国家的英国则更是如此。为培养更多高质量的教师,英国采取了各种措施来保障职前教师教育质量。我们也发现:这些质量保障措施往往受一种甚至多种理念的指引与统领。在变化迅猛的社会里,理念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赋予人行动的方向和力量,“对‘理念的力量’的信奉已成为当今社会人们适应或推进变革的一种共通心态”。[1]那么,在过去近四十年里,英国的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到底受哪些理念指导?这些理念又是如何作用于各种质量保障措施的?本文将围绕这两个问题展开讨论。

职前教师教育;质量保障;新自由主义;新保守主

随着新自由主义的消极影响的不断扩大,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也在蓄势待发。新保守主义源于17世纪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的悲观主义社会观。霍布斯认为:“除非用社会法则来严格限制人的本性,否则人类那种肮脏、残酷和短期的相互作用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需要一个强大的国家来控制‘罪恶’与帮助弱者。”[5]当代新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有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和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等。[6]新保守主义的主要论调如下:主张恢复传统的市场经济、坚持经济自由化,放弃对经济至高无上地位的要求,强调伦理生活的重要性。在政治上,批判日益膨胀的官僚机构对社会生活的窒息,反对把民主作为生活方式推广到其他领域;追求事实平等。在宗教、道德和传统文化上,主张维护传统的宗教、道德和文化观点,坚持传统家庭观念;反对不顾公共秩序,无视任何政治权威。[7]因此,新保守主义往往优先考虑“国家权威主义”、“有秩序的社会”和“服从国家与强大的政府”。[8]由此,我们可以这样总结:新自由主义主张大市场、小国家;新保守主义主张大国家、小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