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孙中山之子欲刺杀宋子文因日本公使得以挽回一命

1月15日,历史讲坛发布文章《揭秘「庐山行刺」谜案 ,
之子为何密谋刺杀蒋介石?》,回顾了
科出资收买斧头帮帮主王亚樵,密谋刺杀蒋介石一事。此次行动中,由于前方人员百密一疏,随意丢弃了一包金华火腿肠而引起蒋介石安保人员注意,最后行动以失败告终。刺蒋不成,
科、王亚樵等人计画改刺 ,以杀鸡儆猴。因为众所周知,
是蒋介石的「输血机器」,刺宋成功可断绝蒋的财源,逼他下台。而且宋子文经常往来于宁沪两地,喜欢抛头露面,易于得手。王亚樵认为此计可行,当即在大华公寓召开骨干会议,秘密布置。当时,宋子文任行政院财政部长兼外交委员,家住在上海西摩路14l号,每逢星期五自宁返沪度假,到下周星期一再去南京上班。郑抱真(王亚樵身边核心人物)已探知他的行动规律,提议在上海北站趁旅客上下车混乱之机动手,然后施放烟幕撤退。一切预备停当,两个刺宋小组分别在上海和南京等待时机。
郑抱真派手下人员「小泥鳅」去购买烟雾弹。然而「小泥鳅」带回来的不止是烟雾弹,还有一个重要情报。「小泥鳅」回来后急切地说:「我探到了
特务的计画,很紧急……」原来他在买到烟幕弹后,顺便探听到了常玉清正在和田中隆吉组织一次「特别行动」。「小泥鳅」购买浪人的烟幕弹时发现,他们那里还有两枚同样的烟幕弹。经套话才知道,田中隆吉已雇佣青帮的常玉清在上海北站刺杀
驻华公使重光葵,然后嫁祸给王亚樵组织的「铁血锄奸团」。他们探知,重光葵把办事基地放在上海总领事馆,每周到南京公使馆办公一次,按时往返,已成规律。他在南京主要是同中国外交部长王正廷打交道,也和外交委员宋子文有密切来往。二人来往宁沪时间大体一致,所以经常同乘一列车尾挂花的车,到沪停车后待一般旅客走光才下车。他们常肩并肩地走到出口处,在那里还要彼此谦让一番才出站。郑抱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深知不可轻举妄动。他必须想办法阻止青帮行动,不能让
人的计画得逞。
重光葵和宋子文所乘车厢,是一节挂在列车尾部的「花车」,只有他二人和随员。重光葵带的是公使馆书记官堀内干城和林出贤;宋子文带了6名贴身卫士和机要秘书唐腴胪。唐32岁,10年前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得硕士学位,刚刚结婚不久,此次专程陪宋回沪,听候调遣。说来也巧,每次重光葵与宋子文乘这班车回上海,都是在列车过真如站后,列车员才把熟睡的贵宾唤醒。偏是在这一天,列车员鬼使神差,在比往常早得多的时间叫醒了重光葵。这位公使大人美梦正甜,被扰醒后看看时间还早,便发起了官脾气,索性穿好衣服起来大骂特骂,愈骂愈气。
每次,他都是邀宋子文一齐下车,而这次,车刚停稳他便跳了下来,连招呼也不打,迳自走向出口,混在人群中走出月台。这似乎是故意做给宋子文看,以示抗议,但迷惑了常玉清布置的刺客和车上的郑抱真。担负监视任务的小瘪三,还在等待着与宋子文并肩而行的重光公使,想不到他已经轻装简从到达门外,上了汽车。车厢里的宋子文看到重光葵呕气的架式,感到过意不去,便没等众多旅客走光,就赶了上去,希望作点解释,因此也杂在人群中。这时,守在车厢中待机的郑抱真、华克之,还在等待旅客走完再发出信号,以免误伤无辜,不料忽然看到宋子文已经走近出口,眼看就要进入常玉清的狙击圈内,似乎重光葵就在他身侧。郑抱真感到形势危急,便不顾一切跳出车厢,对空鸣枪,以示警告。此时,宋子文的卫士听到枪声便拔枪还击;王亚樵布置的孙凤鸣、萧佩伟等人看到郑抱真信号还以为需要支援,便与卫士展开枪战,一时间站内站外子弹横飞。
枪响一刹那,宋子文正在出口处。此时同他并肩走的不是日本公使,而是机要秘书唐腴胪。唐身披雨衣,手持日式黑色公文皮包,又与宋子文「肩并肩」,这在专司情报的人看来,无疑就是「重光公使」,遂发出「目标已到」的信号,于是混在人群中的常玉清刺客立即趁乱集中射击这位「重光公使」。唐腴胪连中3弹,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常玉清见已击中「目标」,便示意撤退,此时华克之已令孙凤鸣掷出烟幕弹撒出战斗,无异于掩护了常玉清。常玉清还在乱中丢下事先备就的「栽赃物」,后来据报,在排除该物时伤了三四人。事后,宋子文自己谈的情况与实际情况大体一致。他说,「尽管高而未受丝毫之伤,殊属不可思议」。他哪里知道,「醉翁之意」根本不在于他,而在历来同他肩并肩下车的人。他又说,「予先曾屡得警告,谓广州方面将不利于予」,岂不知开枪的不只是「广州方面」,同时还有「友好公使」方面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